案例二十三:劳动者以用人单位违章指挥、强令其冒险作业为由书面解除合同并主张经济补偿金的,是否应对此负举证责任?

    发布日期:2018-10-31    来源:政策法规处    访问次数:    字号:[ ]


【案情简介】

2014年5月,魏某进入J公司工作并签订劳动合同,约定劳动合同期限为2014年5月2日至2017年9月20日,魏某每月基本工资为3 500元、岗位工资6 460元、绩效工资6 640元,共计16 600元。2016年11月30日,J公司作出(2016)65号文件,以魏某无正当理由未按要求完成一级、二级保养计划为由,给予其通报批评处分,并于2016年11月起不再支付其2 800元的职务补贴。2017年1月12日,魏某以J公司违章指挥、强令冒险作业危及其人身安全为由,用EMS向J公司寄送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。同年1月17日,J公司收到该通知书。2月17日起,魏某未到J公司工作,该公司于2017年3月10日作出给予魏某解除劳动合同处分的通报,并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送给魏某,但魏某未在回执单上签名。2017年3月16日,魏某向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,要求J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81 750元。该委裁决驳回了魏某的该项请求。魏某不服起诉至法院。

【争议焦点】

双方劳动关系的解除时间,魏某主张的解除理由是否成立?

【裁判理由】

2017年1月12日,魏某通过EMS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送达至J公司,并于2017年2月17日离开公司。魏某的上述行为表明其与J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真实。魏某提供了万某在检查过程中的远景照片,但仅凭该证据不足以证明J公司存在违章指挥、强令魏某冒险作业的行为,在J公司对魏某的举报作出回复后,未有证据证明其对此提出过异议,故魏某关于公司强令其冒险作业导致其解除劳动关系的理由不成立。魏某提前30日以书面方式主动通知J公司解除劳动合同,J公司在2017年1月17日签收后,双方的劳动关系已于2017年2月16日解除。

【裁判结果】

驳回魏某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。

【启示与思考】

劳动者依据《劳动合同法》第三十八条之规定,主张用人单位未向其提供劳动保护,违章指挥、强令其冒险作业,并以此为由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,应对用人单位存在相关情形负举证责任。本案中,魏某以J违章指挥、强令其冒险作业为由单方解除劳动合同,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J存在上述情形。此种情形下,认定劳动关系解除时间只能依据《劳动合同法》第三十七条之规定,即J收到魏某发送的解除合同通知书三十日后双方的劳动关系解除。因合同系魏某单方解除,其又未能证明用人单位存在《劳动合同法》第三十八条规定的情形,故其无权请求经济补偿金。

【提供处室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